ADL

樾湖日记

2018年8月8日 周三 晴天


“如果离开了这个项目,你和阿斌就这么散了吗?”

圆哥今天问了我这个问题。


其实没什么散不散的吧,彼此之间从来都没有承诺过什么。


从6月9日进场到现在,原来我在这个项目里已度过两个月的时光。

第一次见斌,我记得我是不敢说话。

于我,只有两种人我会首次见面不敢说话。


一种是气场压制,另一种是:我“中枪”了。

很明显我中枪了。


然后,每天没日没夜地聊。

聊工作,聊兴趣爱好,谈天说地。

可能是我们都来自同一个地方,

家住附近,又在一个项目,所以特别“投契”。


但只要他一回家,我们之间的对话可以用一个手的手指数清。

患得患失,忽近忽远。

家里有他的牵挂,好羡慕。


在周边城市拓展了一个多月,我们才真正进入项目。

甲方很多不合理又丧失理智的决定每天为我们制造着话题。

所以一起住进公司宿舍,也不至于说十分尴尬。


他的房间就在我旁边,他的味道,每天都那么熟悉。

我开始贪婪,想得到更多,想拥抱他,想亲吻他,想拥有他。

或许是每天都在许愿,所以,某个神明听见了我的心声。


那天晚上,圆哥休假,我在他房间里听到了“童话”。

体温急速上升,presto式心跳,短而急促的呼吸,温热的气息。

他的紧张、兴奋,紧紧把我包围。

那晚是我第一次,进场以来,这么晚入睡,却精神抖擞。


我喜欢他的“童话”。

但这是泥潭,我要清醒,不能越陷越深。





原来我也很花心

我终于做了一件没有办法原谅自己的事情

我好怕自己陷进去,所以不断找其他人分散我的注意力。

明明知道不可能有未来,但覆水难收。

做都做了,还能回头么?

宁愿伤害自己,不想伤害他。

没有关系

再蠢的蠢事我都干过该怎么办呢?

没有未来。

那就没有吧。

反正,也就半年。

熬过了就好了。

2018.5.15

我好想写点什么,但是什么都写不出来。

偶尔在朋友圈看见麦老师的小儿子都上一年级了。

时间过得真的好快,转眼我已经毕业将近14年。

评论区里,我看见以前的班长和当时的好朋友跟麦老师互相调侃。

我也好想说点什么,但是应该得不到回应吧。

小时候我总以为自己很受欢迎,其实现在想起来,

不过是因为麦老师的偏爱吧?

除了她,几乎没有老师喜欢我。

野蛮、暴躁、懒惰、自以为是、优越感爆棚的我,

认真想想,怎么会受欢迎呢?

小学音乐课上有一首歌让我印象深刻,《水晶般的心》。

每次音乐课我都觉得,我是不是来错地方了?

这歌词,跟我,完全不相符啊!

我总以为自己是最耀眼的,健美操领队,舞蹈队领队,比赛总得奖。

期末期中考,每次都上榜,成绩优越。

但最近才想起来,我那些奖状里面,没有一次拿过“三好学生”。

开心就大笑,不开心就大闹,其实同学们都很怕我吧。

或许跟我在一起的孩子,根本不是因为喜欢我,而是觉得我很可怜。

因为善良而跟我在一起。

而那些善良的孩子,到最后只剩下三个还勉强算得上在我身旁。

我一次又一次推开,因为即使最终会再走到一起,始终是蒙着假面的约会。

我一个人就好,这样就不会伤害到别人了。



失眠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子。

很困。但无法入睡。

我已经持续不开心,好多年。

无言。

有很多委屈,但当别人问怎么了时,却什么都说不上来。

2013年10月8日 周2⃣️

当你努力地完成一件事,不是为了让所有人满意,而是你自己想去完成它,那就是成功。

你说睡醒陪我。
结果到三点了,你还没醒。
我说我一个人出去
你也没有接话说来陪我。



我怎么连一个陪我走走的人都找不到呢?



好辛苦啊。
自己跟自己说话,
自己听自己说话。



我想记录一点开心点的事情。
为什么都找不到了呢?


感觉好冷
开了暖气
穿着羽绒
裹着厚袜子
还是好冷。


如果我走了
猫就没人照顾了。
我得撑到那个时候。
要加油啊


要加油啊。

2016.12.3

想死又不敢死。

每天都有自杀的念头,
但是想想欠下的人情债还没还完。
就不敢下手。


今天的解脱幻想是:
找个湖边,没人的郊区荒野的那种。
用小刀把手腕割开。
从日出到黄昏。
静静的听周围的环境声。
没有人烟,没有催婚,没有业绩。
没有杂七杂八的恋情。



我要加油。
希望这天能早点到来。


:)

就算好想回去,可是回去哪里呢?
我来之前的地方已经不在了,应该说不存在了。
你不在,我不在,他不在。
继续走,去哪里呢?
我在,你不在,他不在。
在车站里坐了将近一个小时,为什么不出站呢?
出站后去哪里呢?那里吗?那里不属于我。
总有人向你宣示他的权威。
“这里是我的,他是我的,得按我的来”
“你过来找我,我有话跟你谈”
谈?谈什么?都谈过了。
还有什么?
我还是走吧,车站又不能住人。
出去,进笼,伺机而动,找下一个盒子。
钻进去,没人知道,没人打扰。
消失,悄然无声。
那么现在,去哪里呢?
走还是不走呢?
……

2016.7.13

像我这样,上班没事情做,下班没地方去。甚至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为什么要活着呢?好像走了也挺不错的,但是我好怕痛啊,而且自己一个人走,更加无处可去的恐惧一直围绕着我。去哪?还是哪都不去?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

你说你还在,一分一秒都没走开。

第三年,我们的愚人节。

今年,你仍然说“我爱你”,我说:“我不爱你了”。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美景虚设。无语凝噎。

2016年3月25日,《缘分》重新上映。

今年是哥哥张国荣的60周年诞辰。幸好今天有拿体贴地铁报,不然就错过了这个机会。

我对哥哥的印象,只有《家有喜事》里面的三少和《胭脂扣》里的十二少。《家有喜事》几乎每年都会再重温一次,而《胭脂扣》我只看过一次,却是终身难忘十二少年迈时思念心中唯一的沧桑而深情的眼神。

本周五,我要去看《缘分》。说好的会再见。

我看着颗猕猴桃,为所有的悲剧当特约演员。

我天生不爱胡闹,你有什么资格说我很无聊。


身边总有男人在围绕,这是你眸子里看到的我。

我只想说一句,对不起,我不相信任何人。

所以,你不会是我兄弟,不会是我的蓝颜。

所以,我不会是你朋友,不会是你的女神。

没什么好说的,也没什么悲剧。

忘不掉的是什么我也不知道

放不下熟悉片段

绑着我的是什么我也不知道

放不下现实世界

现在窗外并没有下着雨

今天是星期几我还是知道的

现在已经回不去

早已流逝的光阴

老街我也走不回去

新街我也走不进去

只剩下回忆碎片

只剩下药物支撑

还要继续吗?

被绑着走了很远很远

很想停下来


我拥有的和我想拥有的

安静。

或许别人羡慕,或许羡慕别人。

得之坦然,失之淡然。

大千世界,雄鹰高飞而紫燕低回。

嗯,将这样的感触,写一封情书,

给自己祝福。


Apologize

好想喝啤酒。

乏。

好累。

心好累。

你逃避,我追赶。

你执着,我不甘。

还要等多久,我们才能在一起?

你说你喜欢卡农,所以我喜欢了。

你说你喜欢君寻,所以我喜欢了。

你说你喜欢紫色,所以我喜欢了。

你说你喜欢看番,所以我喜欢了。

你说你喜欢游戏,所以我喜欢了。

你说,所以,我说。

我的好多习惯,都是在习惯你的习惯啊。

少年,还要等多久,我们才能在一起?

归程,还是启程?

我又回来了,有我爱的人的那个城市。

我是该说我回来了,还是我又来了?

我好像本来就不属于这个地方和它的氛围。

晚上想找他,他说他加班,很忙。

又是一样的对白,一样的场景,我们都好年轻啊。

晚上J和H来找我了,H来我住的地方留宿一晚。

一路上谈笑间笑得像个疯子,在路人的注目礼下走完了一整条街。

爸来电了"不是说到了打给我吗?到了没啊?"突然接到这个电话。

"啊,我去接H了,我到了"我有点慌,好像在撒谎,但是我没有。

"哦,自己小心点。就这样。"--电话挂了。

我为什么来到这里呢?

--爱我的人在那里,我爱的人在这里。




pingm

昨晚回家,今日约见一个朋友,pingm。

难得回来一次,又是他带着我一路吃吃吃。

和他一起,总是特别开心,因为不用烦恼下一步该做什么。

他什么都计划好了,这次带我吃这个,下次带我吃那个。

可惜今天下雨了,很失魂的雨。

把他淋湿了,也把我的心情淋湿了。

公交过桥的时候,他告诉我:"CHINGs,你看,现在的江面好美。"

我一看,果然,很可怕。

我最怕涨潮的水面,看一眼就要窒息。

但是他说"这个水平面,看起来就像凝结了一样。很特别"。

我就突然觉得,其实也没那么可怕,起码这一刻水面还是平静地荡漾。

pingm.就是这么温柔的人。总是这么温柔。

在他身边的女孩子几乎都是不设防备的。

可是,为什么这么好的他,却是这么难交到女朋友呢?

契机吧。

2014.8.15.5

       百般思绪在心头,话到嘴边.却怎么都说不出口.

       以前总觉得"报喜不报忧"的人特矫情,而说出来工作一后才懂这句话意思的更加矫情.

       现在自己就是那个矫情之最.

       参加完培训以后,才发现这世界的物资都只是富人游戏的筹码,连自己辛苦劳动所得的都不一定完全能由你自己支配.

       矫情的世界,矫情的我.

       庸人自扰.

聊赖独醒。

下午。毒辣阳光,连风都是烫的。
躺在床上,日复一日,是百无聊赖,还是自甘堕落?
脑中空白,手执机器,是病入膏肓,还是唯我独醒?

或许人生本应该如此。

一叶枯萎也会悲戚感油然而生,这是我的矫情,骨子里自带的,我不想改。
心比天高,命比纸薄。

上一页
下一页